△桑金科書法作品《楓橋夜泊》(左)、《望岳》(右)
△秦玉海在法國巴黎舉辦的《真水》攝影作品展及部分作品
  25日,河南省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主任、河南省總工會原黨組書記桑金科跳樓身亡。另據媒體報道,河南省委巡視組今年11月曾對河南總工會進行巡視。桑金科生前兼任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等職,曾多次參加全國暨國際書法大展。此前,也有多名落馬官員有類似書法、攝影等雅好,其中不少“技藝超群”。只是,在這些官員身上,“人如其字,字如其人”的說法,倒有了些反諷的意味。
  桑金科“暢懷晉書風,翰墨敘情懷”
  2012年12月15日,有媒體刊文《暢懷晉書風 翰墨敘情懷》,對桑金科的作品大加贊賞,稱其為:“作為現今書壇的‘二王’一脈代表人物之一……嫻熟中蘊含剛勁、雄強中不失風度、清暢超妙、飄逸奔放的書風……”
  業界對其書法評價也頗高:“他的書法吸取了王羲之的書法精華,獨創一家,擅長楷書、行書和草書,他的字端秀清新,‘飄若浮雲,矯若驚龍’。”河南書法家協會出版有《桑金科臨<蘭亭序><聖教序><般若波羅蜜多心經>》、《桑金科臨王羲之書法作品選》等。
  有書法網站介紹,桑金科的字售價達8000元左右一平尺。桑在河南省總工會任職時,支持成立了中國職工書法家協會,由自己出任主席,名義上由全總宣教部和中國職工文體協會指導工作,但辦事機構設在河南省總工會,也主要由河南總工會運作。
  秦玉海曾辦《真水》攝影展
  秦玉海曾任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、副主任。今年9月21日,中紀委發佈消息,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。
  除了“官員”身份,秦玉海還是一名“攝影家”,曾任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,河南省攝影家協會顧問。2007年,秦玉海的攝影作品“真水”系列曾榮獲全國攝影界最高獎——藝術創作金像獎,2013年4月29日,秦玉海在法國巴黎舉辦《真水》系列攝影作品展,其作品還被懸掛在北京、上海、南京等多地的地鐵站內。
  有媒體在秦落馬後披露,他的攝影愛好是在焦作為官時養成的,多數作品屬於“附庸風雅”的擺拍。此外,他使用的相機,大都價格不菲。據報道,落馬前幾個月,察覺到風頭不對的秦玉海,“曾將價值數百萬的攝影器材歸還朋友。”
  落馬後,其懸掛於北京、上海地鐵內的攝影作品多已被撤下。“攝影窮三代,單反毀一生”以另一種形式應驗在秦玉海身上。
  江蘇省新聞出版局原副局長的蔣國星也有“雅好”。
  這位曾經的“政治明星”最引以為傲的是自己的書法造詣,他曾兼任江蘇省書法家協會會員、江蘇省書法研究院特聘書法家等,書法作品常常出現在各大報刊上。2006年底,蔣國星應邀赴韓國參加中韓文化交流,其作品在首爾展出。2010年入編由中國書畫家聯誼會主編的《中國書畫家大辭典》(當代捲)。
  當代中國書畫潤格評估中心評定其書法作品每平方尺國內市場為3000至5000元人民幣,國外市場為1000至2000美元。
  2013年10月13日,蔣國星在新浪微博上最後一次“秀”書法,寫的是唐代詩人賈島的《尋隱者不遇》,一個月後,蔣國星被雙規。2014年9月,蔣國星受賄130萬元判受賄罪,獲刑12年半。玩笑成真,如今,蔣國星真的是“尋隱者不遇”。這幅字竟成了他官場書法的“絕筆”。
  同蔣國星相仿,廣東省原政協主席陳紹基也痴迷書法。
  陳紹基曾於2007年起擔任廣東省書法家協會主席,他對書法的痴愛,在多種場合均有體現。例如其曾在全國兩會上提出中小學恢復書法課的建議,引起全國反響。陳紹基曾說:“書法里很多寶貝,為我打開了另一扇窗口”。而陳紹基對書法的痴情,也得到了“回報”,作品起拍價從2000元到12000元不等,其書法作品《鏡心》於2008年廣州某冬拍會上以67200元成交。
  作書,必先正心、有誠意。正如出門要先正衣冠,凈鞋履。在接受媒體採訪時,陳紹基表示,他十分看重一個人字寫得怎麼樣。然而,這位痴迷書法的陳主席卻忘卻了“正心”二字的真義。2009年4月16日,陳紹基因涉嫌嚴重違紀,接受組織調查。
  王有傑筆墨酣暢 雄渾壯麗
  原河南省委常委、鄭州市委書記王有傑也是一名書法愛好者。
  從政之餘,王有傑“筆耕不輟”,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河南省書法家協會首席顧問。2005年4月11日,王有傑在河南省博物院舉行了個人書法作品展,並出版《王有傑書法集》。據全國書法家協會評估,王有傑的字市場價是每平方尺2000元。
  2005年11月21日,鄭州市紀委成立專案組,對鄭州市委原書記王有傑一案涉及劉先超的有關問題進行核查。在秦城監獄服刑後,王有傑常要人給他帶宣紙寫字。2012年10月,某拍行通過網絡拍出一副王有傑的書法作品,起拍價30元,在線3天時間,沒有一次競價,最終流拍。
  胡長清承柳公權之鐵骨 襲顏真卿之渾厚
  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,同樣是一名“熱愛”書法的官員。
  胡長清曾是中國書法家協會的成員,他的字確實算是工整,是有些筆力的,在旁人熱捧之下,他的一大愛好就是題字。樓堂館所、山石奇木到處都是他的字,也頗招人煩。他的一幅字能公開賣3000到6000元,有一幅字甚至賣到9萬,字成為其腐敗收入的重要部分之一。
  到落馬時,他還說:“我其實是個書法家。求你們不要殺我。我在這裡給你們免費寫字,每天給你們一幅。”
  2000年3月8日,胡長清被依法執行死刑。行刑前,胡長清念念有詞地說:“我也可以知足了,到目前為止,我也算是建國以來被判死刑最高級別的一個了!”押解他的法警說:“不對吧!在50年代有劉青山、張子善他們被處決的!”胡長清反駁:“劉青山、張子善那時只是天津地委書記,充其量才是個正廳級幹部,我是副省級!……我也可以載入史冊了!”
  盤點上述曾經的“官員書法家、攝影家”,受賄基本上是他們共同的罪名。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阮齊林認為,書法、攝影等與這兩個罪名並沒有必然聯繫。但在這些案例中,很多官員把不值錢的書法作品高價出售,並自我安慰為“公平交易”。“買下來的人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於作者手中的權力,也就是變相行賄。”
  值得註意的是,12月2日,陝西省書協主席周一波在《人民日報》刊發《讓書畫家協會少一些“官氣”》一文,提出“從政就不要往藝術界擠”,引發強烈關註。12月7日,周一波正式宣佈辭去陝西省書法家協會主席職務,他說:“我如果繼續獃在主席的位置上,別人也不好改革。”
  (綜合媒體報道)
創作者介紹

溫馨

qh62qhjwj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